有子如斯

◆汪万英

“这哪儿行呢?忍一时之痛,好百年之身,您就把手术做了吧,我还等着您有个好身体将来抱孙子呢!”儿子的话深深鼓励了我……

  寒假将至,我因腹部疼痛必须手术,先生工作太忙无法请假。知道情况后,在北京大学读博士的儿子请假提前回家护理我。1月19日早上在北京西站过安检时,从来小心翼翼的他竟把背包落下,所幸警察第一时间帮忙找到。21点,儿子到达重庆西站,连夜找车赶回石柱县城,已是翌日凌晨两点多。

  第二天一早,儿子陪我去石柱县人民医院,医生将我的病情和手术方案与儿子交流了半小时。手术方案确定后,儿子跑上跑下,缴费、办理入院手续,买矿泉水、纸杯、护垫、量杯……术前的一切物资准备就绪又返回家里,拿睡衣、拖鞋、洗漱用品、纸质书、电子书……

  下午,护士用开水兑好4升清肠药水,儿子端到窗子边吹风降温。他倒出一杯,用手触摸,温度合适才端给我,叫我不要着急,慢慢喝。

  儿子这样细心地照顾我,不禁让我想起他小时候的事情。因我身体一直较差,家里就有不成文的“规矩”:先生在家时,先生照顾我;先生不在家时,儿子照顾我。当时先生在县城工作,我和儿子在西沱古镇。一天我重感冒,发烧、头痛,浑身无力。儿子跑出去请来医生给我开药、打针,然后扶我躺好,帮我掖好被角。他摸摸我的头,拍拍我的肩膀,轻轻地说:“妈妈乖。好好睡一觉就好了。”然后,跑到厨房,用微波炉煮好饭,从坛子里捞出一个酸萝卜,用刀宰成小块,装盘端到桌子上,摆好碗筷,跑到我身边耳语:“妈妈乖,起来吃饭饭啰。”他把小手伸到我脖子下,轻轻扶我起来,帮我穿上鞋袜,扶我坐到饭桌前……

  如今儿子身材较高,医院的陪伴床有点短,晚上他只能睡在铺上野营地毯的地板上。地板不但坚硬寒冷,别人走动时还容易被踩着。

  21日5点多,护士在我手腕处埋下留置针,作术前准备。我有些紧张和害怕,万一麻醉药打多了醒不来,万一手术失败,万一手术的地方发生病变……我不敢多想,很后悔,想打“退堂鼓”。儿子猜到我的心思,双手握住我的手,言近旨远地对我说:“妈妈,这哪儿行呢?忍一时之痛,好百年之身,这次您就把手术做了吧,我还等着您有个好身体将来抱孙子呢!”儿子的话深深鼓励了我,让我吃下“定心丸”。

  11点多,护士通知我去手术室准备手术。“没事,现在医术很发达,这只是个小手术,很快就出来了。我等着您出来!”儿子一手握着我的手,一手扶着我的肩安慰我。

  在麻醉剂作用下,3小时的手术在我毫无知觉中结束。当我睁开沉睡的眼睛,儿子、先生、弟弟、侄女和侄媳妇满脸含笑,欣慰地围着我,热切地呼唤我。我冷得发抖,先生轻轻抱住我,儿子买来两只暖水袋灌了热水,用衣服包好,轻轻放进我的被窝。

  心电监测、血氧饱和度监测、吸氧、雾化,我在重症监护中。麻醉作用还未全散,我睡意朦胧。为不让我睡着,儿子双眼紧盯着我,一刻也不敢马虎。他轻轻呼唤我,或给我一颗口香糖让我嚼,或抚摸我的头,或拉拉我的手,不停地跟我说话。

  手术时,在我腹中充入大量二氧化碳气体,术后右肩颈部疼痛难忍。儿子不停地给我揉捏,疼痛才得以缓解。

  术后嘴唇干裂,干死之唇皮竖起来。开始不能喝水,儿子用一小木片沾水,一遍又一遍,不厌其烦地轻轻涂抹我的嘴唇。可以喝水了,他用矿泉水兑白开水,调试水温合适后,放入吸管,喂进我嘴里。

  他一次次小心翼翼地拉开导尿袋和引流袋开关,将尿液和血液分别装进量杯,做好记录,再倒入厕所。

  次日上午,护士帮我拆除了导尿管。如厕时,儿子一手举着输液袋,一手提着引流袋扶着我,将我搀进厕所。他将输液袋挂在墙上,扶着我慢慢蹲下,然后轻轻将我扶起来。二次如厕后,儿子欣慰地说:“这次小便的声音听起来正常多了。”

  深夜了,几天没怎么休息的儿子终于睡着了。我挣扎着爬起来,蹑手蹑脚地挪到厕所。刚蹲下,就听到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“妈妈您怎么不叫我呢?怎么不叫我呢?”儿子突然惊醒,见我床上没人,焦急地追过来。

  住院的几天,小姑子轮流给我熬了鸡汤、鲫鱼汤送来,儿子一勺一勺地喂我。他不想给别人添麻烦,每顿饭都叫外卖,有空就看书学习。一天下午,他十分认真地对我说:“妈妈,我要出国学习一段时间。今后陪您的时间越来越少,有时甚至几年都见不着您,万一您生病我都无法照顾。您和爸爸一定要注意休息,把身体保护好啊。”

  不时有亲友前来探视,说武汉传来了新冠肺炎疫情。

  除夕,整个病区只剩我一个病人。护士精心护理,告诉我要注意防护。大年初一,院方煮好饺子,送来新年礼物。疫情越来越严重,住院病人日渐减少,医院门口设立疫情防控监测点,昔日门庭若市,此时门可罗雀。

  出院后,儿子为让我早日康复,买回暖水毯、发热片和智能音箱,安装调试好;买回牛排等食物,又操刀下厨,给我调理身体;买回唱片机和古典音乐唱片,帮我排解寂寞;得空之时,下一部经典影片,陪我一起看,一起讨论剧情。

  每年春节,先生因工作繁忙只能休息三天;儿子读博后,每年春节回家也只能待几天。一家人在一起吃顿饭都很“奢侈”。

  因这次手术,给儿子提供一次照顾我的机会;因疫情,开学时间延后,儿子有更多的时间留在家里;因疫情,全家三口得以静下来,安享天伦之乐。

  有子如斯,夫复何求?


编辑:威尼斯人平台编辑1
    网络新闻部:023-79310379 广告联系:13983562888 技术:023-79310379
    网络新闻部QQ 250602167 点此给我发消息 广告联系QQ:37771497 点此给我发消息 技术QQ:9663649 点此给我发消息
    武陵传媒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邮编:409099 Copyright 2004-2017 wldsb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渝ICP备11002633号-1  《互联网出版物许可证》(证件号:新出网证[渝]字013号) 重庆市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:232016003

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